·新聞熱線:0577-68881655 ·通訊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蒼南新聞網  ->  文藝副刊  ->  創作  -> 正文創作

大寒時節過年忙

發布時間:2020年01月21日 來源:

  “過了大寒,又是一年!

  農歷臘月二十三起到除夕,民間叫做“迎春日”,也稱掃塵日。掃塵就是年終大掃除,掃塵驅垢,粉壁飾室,滌具曬物,北方叫“掃房”,南方叫“撣新”,我們閩南語又叫“換新”。撣新,是我們江南素有的傳統習俗,記得兒時在這段時間,母親都會選個冬陽煦暖的吉利日子,帶著我們打掃門庭院落,上至老屋椽瓦,下迄院腳溝瀆,所有屋角棟邊,里里外外,都要用長竿扎上掃把,先把一年都沒有打掃結滿蛛絲的屋檐先清理過,然后用長板刷把門板和立柱及棟梁處處刷過,有時母親嫌這樣還不干凈,就叫父親把大門一扇一扇卸下來,然后用刷子細細刷過,刷得雪亮雪亮的,晾干再裝上去。我們在旁邊幫忙的時候,更多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借此可以拿著長掃把和長板刷在跟堂兄弟們在玩耍,為此常常被母親訓斥,現在想來,這種訓斥也是滿是溫暖和幸福。這時,母親還要把家里所有的漁具和農具都洗得干干凈凈,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屋角落,父親也終于可以停止一年的辛苦勞作,換上一身干凈的衣服,到村里的小店里打打牌,喝喝酒,聊聊天,開始過一段輕松愉快的日子。這也是“小年”說法的由來,舊時,長工在這一天結束了一年的辛苦勞作,要回家過年了,我們民間故有“長年不吃二十四飯”和“人客不過二十四夜”之說。今天早上,我與母親交談時,母親對此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,讓我沉吟半天:“以前地主人家都讓長工臘月二十四就回家過年了,現在的工作人員都要工作到除夕才能回家過年,這樣是不是缺少一點人文關懷呀?”是啊,我們常常腳步太匆匆,都忘了自己為什么出發,忘記了有一種叫休閑的幸福,一種叫回家的溫暖。

  “祭灶”,也是小年的一個主要習俗。唐代羅隱《送灶詩》有“一盞清茶一縷煙,灶君皇帝上青天”名句?梢娂涝铒L俗由來已久,兩千多年前就有祭灶之禮;吃灶糖,祭灶神,且代代相沿成習至今!凹涝睢弊钤缃小凹o灶”,即紀念教人由茹毛飲血過渡到吃熟食的“先灶者”,后來演變成了祭祀灶神,俗稱“祭灶”。舊俗農歷臘月二十三為祭祀灶神的日子,有民諺曰:“二十三,祭灶官!惫艜r祭灶神儀式也是十分隆重的,中堂擺起一大桌“福禮”,每家人都要向灶神行拜禮,以示灶神上天向天宮匯報這一年來的好事。灶王爺像上大都還印有這一年的日歷,上書“東廚司命主”“人間監察神”“一家之主”等文字,以表明灶神的地位。兩旁貼上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的對聯,以保佑全家老小的平安!凹涝睢,我們江南民間又叫“糖粘灶王嘴”。傳說灶王爺是玉皇大帝派到每個家中監察人們平時善惡的神,每年歲末回到天宮中向玉皇大帝奏報民情,讓玉皇大帝定賞罰。因此,送灶時,人們在灶王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糖果、清水、料豆、秣草。后三樣是為灶王爺升天的坐騎備料,糖果是專門給灶王爺準備的。灶糖我們江南一帶主要是麥芽糖,祭灶時,母親會先點上香和蠟燭,叫我們和她一起拜了拜灶神,然后拿一顆麥芽糖在燭火上慢慢化開,再涂抹在灶王爺嘴上,等香燭燃完了,祭灶神儀式就結束了。對此,我們感到非常奇怪,母親說這樣做是要把灶王爺嘴糊上,不讓他在玉皇大帝面前說壞話,好讓他“上天言好事,回宮降吉祥”。記得那時每到祭灶時,最高興不過的是我們這些小孩子了,因為到時祭灶一結束,我們可以吃灶糖了。灶糖,給兒時的我帶來了濃濃的年味,味蕾沖擊的幸福享受,還有那久久無法散去的甜美記憶。

  除夕祭祖,也是我們江南一帶傳統風俗之一。其源于“百善孝為先”和“慎終追遠”的傳統觀念,在辭舊迎新之際,子孫對先祖表示孝敬之意和表達懷念之情,同時祈禱祖先神靈保佑子孫后代,使其平安興旺。我家一直傳承著除夕祭奠先人的習俗,從我孩童記事起到如今,從農村老家做到今天的新家。每年除夕日母親就早早做好準備,很少上街的母親會去街上,買了一大袋金銀紙和香燭等祭品回來,一個人在靜靜地坐在裁縫機前折金銀紙,包一些金銀錠。母親折得很虔誠,很精細,一個個金黃銀亮的金銀錠,煞是好看。除夕那天,母親就在灶頭忙碌起來了,精心地燒制一頓豐盛的飯菜,叫我和兒子把菜端到六樓的父親和爺爺奶奶列祖列宗的遺像前,在桌上擺放好,以迎接祖宗過來聚餐。菜肴主要有發菜丸(發財),九層糕(越來越高),小黃魚(有頭有尾、年年有余),大螃蟹(紅紅火火、十全十美)等,此外,還有一大盤父親生平最愛吃的“雞蛋餃子”,這是母親拿手好菜,就是以煎雞蛋皮做餃子皮,里面包上五香韭菜肉餡,香脆可口。傍晚時分,母親就叫我們把這些菜肴端到六樓,列祖列宗的遺像和香爐前的方桌上,準備接祖祭祀!敖幼妗,就是把祖宗的鬼魂接回家來,請這些遠逝的親人品嘗人間煙火餐。母親對祭祀祖宗很是虔誠,雖然現在年歲已高,還是要親力親為。等飯菜在方桌上擺放好之后,倒上酒,擺上筷子,然后點燃一對蠟燭,九炷香,恭恭敬敬地站在供桌前,擎著點燃的香,她首先虔誠向列祖遺像祭拜,而后又單獨在父親的遺像前默默祈禱了一下,接著讓我和兒子一起上香,叩拜,叫我分別把三炷香插在九層糕中,父親的香爐里,外面的陽臺上,而她自己在很虔誠地呼喚著一個個我熟悉而陌生的先祖名字,叫他們快快回家,來好好享用酒宴。然后母親還會趁機許愿說:“你們要保佑家人無病無災、平安幸福身體好,我們每年都會燒紙錢給你們,每個節氣都祭拜你們,請你們回來吃美味佳肴!倍,母親就叫我們到陽臺上先呆著,原來凳子和桌子,大概是想讓父親等先祖們安心吃飯。等天色漸暗,看看香燭燃的差不多了,母親便叫我們進來,和她一起燒金銀紙,并給我和兒子講列祖列宗的故事,尤其是講到36歲就英年早逝的爺爺,48歲就不幸離世的父親時,在搖曳幽幽的火苗,繚繞飄渺的青煙里,在外面聲聲爆竹聲中,抬頭看見爺爺那英俊儒雅的遺像,想起他滿腹才華而流星般剎那璀璨的生命;看見父親那的未老先衰顏容,想起他被殘酷的生活和無情的病魔所磨折的卑微的一生,我的就有一種莫名的隱痛,默默祈禱他們在天幸福,也默默祈愿母親身體康健。

  “小寒大寒,殺豬過年!

  歲入大寒,撣新刷墻,刷去不祥;歲入小年,祭灶祭祖,祈來幸福。小時候的年,是和媽媽一起撣新的快樂,看小伙伴們一起看殺豬的恐懼和刺激,和姐姐一起分豬血菜的溫情,是祭灶時伸長脖子等待灶糖吃的三尺垂涎,是祭祀先祖上香時的一種虔誠,是穿上媽給我們做的新衣裳時的一份幸福,是兜里舍不得花的幾毛壓歲錢,是那噼里啪啦金花四濺的一掛小鞭炮兒。小時候的年過得是心靈的期盼,是精神的富足,F在的年,是超市里的擁擠,是天南地北的奔波,是黑夜比白天多的混亂。生活的擁有仿佛越來越富了,可靈魂的詩意卻仿佛越來越遠了。小時候哭著哭著就笑了,現在的我們是笑著笑著就哭了。如今,隨著過年這些風俗在鄉間漸行漸遠了,這種本真的生活樂趣和質樸的年味越是難以觸摸了。致我們逝去的童年,陌生的年。ㄑλ佳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6肖复式4肖多少组举例 黑龙江体彩6 1 广州期货配资网 极速塞车怎么样赌稳赚 浙江体彩6十1第20010期开奖结果 上证股票代码一览表 体彩金7乐基本走势图 极速快三口诀表 淘股吧股票论坛手机版 河北福彩快3开奖号 南昌股票配资